Perth的梦想家

不准碰他!!!!!

【清水ABO】特调处的赵处长他长胖了????

  BUG一堆,我到底是怎么写出来这傻逼玩意的我也不知道。
  让我冷静冷静。
  
  清水ABO大家一起冷静一下。
  
  赵云澜Omega“长胖了”揣球,慎入慎入!!!!!泰拳警告,一点都不好看…
  
  
  
  
  “赵处我…!”郭长城抱着自己公文包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他一只手里还紧紧拽着几张白纸——是昨天赵云澜布置给他的任务——但当他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赵云澜时不自觉的屏了声音。
  
  
  赵云澜还是老样子,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此时他正霸占着整张沙发,头一歪枕着沙发扶手,嘴里也照旧叼着他的棒棒糖。他看起来有点奇怪,好像…是在发呆。
  
  
  空气里的奶味有些甜腻,但混着薄荷的清甜与冷冽中和后恰到好处,异常相配。
  
  
  不过这个味道好像比平时稍微的浓郁了一点,是他的错觉吗?
  
  
  天然呆郭长城同志手里攥着资料本就有些心虚,这时更是摇摇头把脑子里不自觉的胡思乱想甩出去,“赵处?”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出声。
  
  
  十分反常,赵云澜别说没睡着了,只要是正常情况,他就算是睡着了警惕性都是不错的,哪能这还睁着眼睛,却连郭长城都发现不了呢?
  
  
  “咳…赵处你昨天让我…做的整理,你现在要…看一下吗?”郭长城又靠近了一点,这次他直接说完了话。希望赵处不要看出来…
  
  
  “噢!啊?”赵云澜一晃神,猛的坐了起来,突然的起身有些压迫肚子,微微的刺痛很快消失,赵云澜一愣,最近身体好像总是很奇怪,但他毕竟人糙,也没有注意,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郭长城身上:“给我看看。”
  
  
  抽了抽嘴角,看着这豪放的文风:“小郭,你的风格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他斜了一眼郭长城,转了转嘴里的棒棒糖,不要脸的吸了吸鼻子,“啧,你们真是越过越像啊,你的风格现在已经和楚恕之同志一样了。”
  
  
  郭长城瞬间一张脸皱成了包子:“我我我…这是楚哥写的…我…”说着说着脸又开始往爆红方向衍生。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挥挥手,老人家屈尊降贵的舍得从沙发上下来了。这几天沈巍带着学生去考察不在,他独守空房烦的要命,怎么可能去听人家小两口是如何如何的如胶似漆,如何如何的恩恩爱爱,呸。
  
  
  郭长城得了他的授意准备溜了,结果赵云澜又把他叫住:“啧,小郭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好像胖了?”
  
  
  郭长城还没有来得及回话,旁边祝红已经毫不留情的嘲讽他:“每天被沈教授惯的不成样子,还天天懒得要命,不肥成大庆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呃…我觉得还好吧…”郭长城弱弱的回复,他瞥了一眼赵云澜的肚子,好像是比以前大了一点,赘肉已经有点明显了吧,但是还是有哪里不对劲吧。
  
  
  回答完问题,郭长城直接窜去找他的楚哥,这边赵处长又坐回了他的办公桌,还没安顿下来,就听到汪徵接了电话:“赵处,又有人死了。”
  
  
  赵云澜应了一声,从抽屉里随手抓了几根棒棒糖塞进兜里:“老楚、小郭跟我走。”
  
  
  最近处理的这个案件是关于强行标记的,发现的几个死者都是omega,而且都同时被一个人所标记,也就是凶手。他专挑单身一人且未被标记的omega,之后拐进不起眼的地方将人强行标记并杀害,之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自己的信息素抹去。如果仅仅是这样,当然不可能转到特调处来,反常的就在于凶手第二次作案时被当场逮住,结果这人在众目睽睽一下消失了。于是这起本来被归为虽然十分残暴但是依旧处于唯物主义范畴的案子被扔到了特调处。
  
  
  “omega还真是麻烦。”赵云澜无奈的看着面前已经被盖上白布的尸体,他之前一直很不爽自己这个一个荷尔蒙爆棚的真男人竟然破天荒的分化成了一个本该娇娇弱弱的omega,虽然之后拐了沈教授也有所释怀,但是每次看到武力低下的omega只能当被宰的羊羔他就不爽。当然他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的话顺带把他自己给骂了进去。
  
  
  “呵,你说你麻烦我承认,但你最好不要带上郭长城这个笨蛋。”楚恕之和郭长城站在旁边,嗤笑一声。
 
  
  “啧我当然不麻烦啦,毕竟我有美人老婆啊。”赵云澜挑眉回道。不过看着旁边这俩人亲亲我我他就不自觉的开始想他家美人沈教授,啧,也不知道沈大教授有没有归心似箭的想他啊。他自觉的远离了这两人一步,对着郭长城说:“去,小郭,练练胆子,看看这位可怜人身上有没有什么线索。”
  
  
  还没等郭长城变表情,楚恕之已经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自觉的掀起白布查看起尸体。
  
  
  赵云澜也蹲了下来。他其实不抱什么太大希望,因为这次的凶手估计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小鬼,有些狡猾,不大能抓到他的把柄,你想想看,就算你抓到了他,人家也能直接跑掉,虽然他能跑掉不排除是因为当时围攻他的人都是普通人的可能。不过这也的确能说明他的特殊,这次估计要靠林静的手段了。
  
  
  白布底下的omega有一张十分清秀的脸,但是依旧能清楚的看出这人的惊恐与绝望,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成样子,整个人都被糟蹋了个遍。赵云澜和楚恕之看过两个了,还能镇定,但是郭长城胆子小,看见人这种惨状,直接被吓趴了。楚恕之连忙把他捞起来。
  
  
  赵云澜瞅了他们一眼,又重新看回尸体。等等……他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手里攥住的一张精致的纸抽了出来。
  
  
  赵云澜拿出兜里的棒棒糖比对,是同样的花样。他拿起来轻轻闻了闻,吃的久了他能很容易分辨出这糖的味道。赵云澜轻笑一声,因为他发现,这张糖纸不仅仅有糖本身的味道,而且还有这位omega之外的信息素的味道。
  
  
  自从与沈教授在一起,他的糖全部沈教授一手包办。沈巍知道他嗜糖如命,于是给他买的是龙城一家有名的糖店——可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
  
  
  赵云澜把糖纸递给楚恕之:“你联系林静,让他查。”
  
  
  ……
  
  
  结果很快出来了,这个人名叫刘艺,是从第一位omega受害之后出现的,之前根本查不到他的踪迹。根据林静对这个人的定位,这个人在作案时间内都与受害者处于同一范围内。而这个人这两天又在一间酒吧内不断进出…似乎在物色新的猎物。
  
  
  “没想到你的棒棒糖也能帮你找犯人。”林静咂咂嘴。
  
  
  赵云澜有些嘚瑟:“那你也得看是谁买的啊!”
  
  
  ……
  
  
  林静的新发明起了大作用,刘艺没能跑掉,很容易就被逮着。不过最后他垂死挣扎猛的释放信息素。在场的除了赵云澜不是Alpha就是Beta,但是赵云澜也早早的被沈巍标记,对其他Alpha的信息素攻击的反应不大。
  
  
  或者说,按正常情况下来说,不大。
  
  
  赵云澜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像是被人狠狠的锤了一拳,他疼的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脸色难看的蹲了下去。这次的疼痛比之前他不在意忽略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到底…怎么了?
  
  
  斩魂使踏碎虚空,等他看到赵云澜不对劲,直接便把刘艺扔了过去,自己又变回了沈巍的样子,将赵云澜扶起来揽来怀里:“云澜?赵云澜?你怎么了?”
  
  
  大庆几人这才发现身后赵云澜的情况,还没来得及跑过去问候一下,就直接眼睁睁看着几天不见的沈教授直接把禁术当成开小道的工具跑了。
  
  
  “……”
  
  
  “赵处怎么了?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第二天,他们便看到了本该在外地带着学生考察的沈教授送了赵处长上班,看起来小心翼翼的样子。
  
  
  而赵云澜还有些恍惚。
  
  
  “我他妈怀孕了????”
  
  
  END

评论(23)

热度(1960)